年轻人要不要在创业公司“做梦”?

2021-04-01上一篇 : |下一篇 :

年轻人要不要在创业公司“做梦”? 资讯 第1张

2016年10月10日,猎众平台作为一家创业公司,活到了2岁,还活得挺好。

千亿猎头行业,想分一杯羹的大有人在,有的人等不及,拿手去捞,烫伤了皮肤,怏怏而逃;有的人买了金饭碗金汤匙,没扒拉几口就心疼名贵的餐具,不舍得再用;更有人胡吃海喝,嘿,噎死了。猎众平台能到今天,不谈创始人英明神武的决断,也不谈团队日日夜夜的操劳,首先,猎众运气不错,姿态摆得那么正,也是靠友商的衬托

我20多岁,在这个地方工作。

在进入这家公司之前,我对猎头行业一无所知。终面在一个慵懒的午后,当创始人陈琦先生很坚定地告诉我,猎众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要肃清猎头行业的乌烟瘴气,树立健康的行业准则,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当时我的想法是,关我什么事啊?这只是我漫长职业生涯里普通的一份工作而已,我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创业团队的一份子,我的头衔只是“员工”。

“员工”跟“创始人”的区别,就是“输不输得起”。

我是一个年轻的广告人,找一份糊口的工作,不难,创业公司创始人投入所有时间、精力、金钱的那种魄力,我并不能感同身受。猎众的模式是创新的,创新就意味着风险。从零开始,建立一个功能完备的线上猎头电商网站,让企业可以轻松获取猎头资源,让猎头可以合理操作真实岗位,太难。让每一个企业都签合同,审核每一个猎头公司的营业执照,繁杂劳累,有这功夫,某些其他平台早就大开大合,票子捞得飞起了。

当码农同事们殷切地讨论一个逻辑的可行性,当顾问们仔细审核每一份简历每一个岗位,大家心中有一个执念——做靠谱的事。一旦有人抱着玩票的态度,整个系统就会偏差、滞后甚至卡死,一个“员工”在惶恐中选择逃避,而后果将由创始人乃至整个公司承担。多少创业公司用人不善,却又不忍痛换血,等到病毒扩撒,无药可救。而幸运的是,猎众现在没有这种人,也不会接受这种人。

有时候我会想,创个业而已,何必如此“较真”?

某些友商,全国1W家猎头,自己就号称有8000家,动不动就业界第一,开天辟地——在市场调研中,虚伪的案例屡见不鲜。只要放宽“一点点”标准,发布岗位少填“一点点”信息,猎头过审降低“一点点”要求,在资源上夸大“一点点”,猎众的工作就会“容易”很多。但是猎众没有这么做,就是那么顽固严谨,现阶段我们就2000家猎头,多了没有,少点套路。

作为一个策划,每次看到其他平台狠狠砸钱做活动的时候,我的内心蠢蠢欲动,恨不得马上跟老板说,给我钱!我也能玩出花来。谁知道却是“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初登场时锣鼓喧天,声势浩大,投资人给的万贯家财恣意挥霍,十里乡亲都来看个热闹,讨个彩头,等到坐吃山空,宾客作鸟兽散,谁管你的死活?类比互联网行业众多创业公司,如此现象也不在少数。猎众没有在资本寒冬被冻死,靠的是一步一个脚印。说实话,每当听说那某某友商又倒闭啦,我们都唏嘘不已,低下头——忍不住笑出声。

猎众从第一年的步步为营到现在的声名鹊起,个中艰苦难表,一年一个字,就是“烧”。

汇集一群才华洋溢的年轻人燃烧小宇宙,365个日日夜夜,无数的客户、简历、offer,在风中烨烨发光;当各项数据同期环比增长率达到1000%的时候,我们有些膨胀,以为烧得发红发亮了,创始人就像一个老铁匠,将铁块按在冷水中,接着淬火,还不够;每一个营销方案,每一个平台优化,都在烧脑,甚至为一个细节,争论到怒火中烧。

整个猎头行业都在燃烧,是炼出真金,还是万里焦土,都取决于这一批从业者的运筹帷幄。猎众未死,是物竞天择,它并没有在猎头行业站稳脚跟,因为它从一出生就选择了奔跑。

猎众运气不错。能有这样一份工作经历,我运气也不错。猎头行业的同行,哂笑也好,嫉妒也罢——看着,我们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