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四年,我为什么从会计师事务所辞职三明治

2021-04-01上一篇 : |下一篇 :

工作四年,我为什么从会计师事务所辞职三明治 资讯 第1张

今天的作者换日以东在这篇故事里写下了自己在上海当会计师,从一名助理成长为IPO项目组成员。在这个过程中,她面对过无数的压力,最后当身体发出信号时,她选择了离开。人生并不是每个人都要去往同一个目的地,选择哪一条道路继续过完这一生并没有对错之分。

文|换日以东

编辑|万千

我是一名会计师,从一名助理成长为IPO项目组的成员,我花了四年时间。

收到国内八大会计师事务所上海分所面试通知时,我正坐在家里的书桌旁,眼睛前方的白墙上成片的樱花在绽放。我独自拖着行李箱来到上海,经历几次面试后,以第二年助理审计员职位入职,税前工资10万左右,刚够在上海养活自己。

爸爸开车送我去车站,停好车,他微微侧身看着我,抬起右手用力拍拍我的肩膀,“放心去闯吧,大不了混不下去回来我退休工资分你一半。”中年男人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喜悦,他曾经一直念叨着如果自己没留在这个小县城温水煮青蛙,能去大城市跟高手过招,估计也能混成在大学当教授的同学一样好。

第一次抵达东昌路地铁站时,天已经暗下来,我等不及去青旅放行李,径直拖着行李箱,右手撑着雨伞走上了陆家嘴的人行天桥。我快步走在天桥上,雨丝在路灯下连成线,红紫色的东方明珠塔在前方闪烁。

入职当天,我站在大厦入口处环顾四周的高楼,阳光照在外立面上闪闪发光,我仿佛置身于未来世界中。物业人员穿着统一制服,亲切地说着早上好。透过办公室的窗户,我能看到楼下的中央绿地公园,抬头白云停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这就是人人羡慕的陆家嘴的滋味。想不到在那边呆的两年半期间,我竟然一次也没有逛过那片绿地。

进入办公区域,一排排整齐的白色工位上只有零星几台笔记本电脑摆着,大部分工位干净得连一张便签条都没有。第二天我也上项目了,被直接投放到郊区客户的办公楼,到来年4月才回所里整理底稿,确实没时间在办公室留下我的痕迹。

整个年审期间,项目组负责某集团非上市部分十几家公司的审计,项目组成员有外勤主管、我和两个实习生,我后来才知道外勤主管也刚入职不久,只比我高一个级别。

在与客户公司财务经理的碰头会上,她礼貌地问,“各位老师看上去很年轻,应该刚参加工作不久吧?”

我满脸真诚地回答她“我参加工作两年”。

她嘴角上扬,眼神从上到下扫视我,“难怪都是生面孔,刚入职不久吧?对我们公司业务熟悉呀?之前我们跟你们前任王经理沟通得挺好的,为什么不派他来?”

外勤主管瞪了我一眼,赶忙接话,“您放心,我们领导已经仔细给我们培训过贵公司的情况了。”

事后,外勤主管告诫我:“以后不要在客户面前说年龄。”

2015年年审,部门主任对我的评价是对审计程序不了解,对会计分录不熟悉,沟通能力不行。

那晚我走出办公室,门外冷风冻得人直哆嗦,陆家嘴的灯光照得我无处遁行。不敢跟父母诉苦,我能想到父亲电话那头“我就知道你没能力在上海活下来”的绝望。不敢跟朋友抱怨,怕朋友说累了就回家的话语会让我变得柔软。

双手抱抱自己,“没事,你还年轻,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就行。你也没那么差劲,是领导不懂得欣赏你,你还是很棒的。” 嘴里念叨着,咸咸的眼泪伺机溜进嘴里。

上级的负面评价可以摧垮你,也可以成为自我蜕变的指示牌。2016年年审过后,我成为部门成立以来极少数通过社招进来跳级提升的人。年审过完,我被派到IPO反馈项目上,这在事务所是很光荣的事情,证明你是领导的重点培养对象。

证监会下发的反馈意见是企业临上市前的一份全身体检套餐,从生产技术、产能到收入数据和客户情况,都得放到检测仪器下诊断。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会计师得以复盘前三年申报期财务数据是否准确,审计程序执行是否到位,每年的原材料采购单价难以发现问题,但三年数据摆到一起,数据的异常无处可逃。

刚到项目组,胖胖的项目经理就说,“我们不要比券商先下班,要让人家觉得我们很敬业”。在我向他请教如何解释原材料采购单价波动过大时,他却翘着二郎腿慢悠悠地对我说“连这都要我教你吗?爆发你的小宇宙吧。” 我一边翻看审计底稿,在论坛上查看大神回复,一边跟券商和企业财务经理请教,一点点把回复意见填满。

这个过程中,我逐渐开始产生疑问,这家企业的技术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吗?核心产品的技术原理连我这个文科生一眼都能看明白,而且每个项目都是非标产品,没有成熟的生产线,上市后具有持续盈利能力嘛?

项目组的人继续埋头整理和核对数据,似乎只要保证数据的准确性和合理性,实质问题都会被数据封存。

日常碰头会上,西装革履的保荐人开会时神情严肃地指着投影说“王总,我们需要找一些设计公司的人,让产品模型看起来高科技一点。比如出风口要画成红色,CAD模型线条立体一点。”

下面的人纷纷点头,“是的,调整后产品示意图让人眼前一亮。”我也是其中一个。要是突然穿越到正在进行的IPO项目会议现场,我估计以为这个真身的职业是广告行业从业者。一群券商、会计师和律师正合伙把一个滞销产品包装成高科技产品推向市场,推向不知实情的消费者。

“张会计师,我们得给发审委的专家一个台阶下,这个单价异常的原因一定要想办法贴上有用的数据。” 我们的项目经理回复,“好的,这个你放心,我会交代的。”

也许请个营销专家来,会比我们这些门外汉做得更好。

最终这个项目在临门一脚时撤回了申报材料,我长吁一口气。资历尚浅的我都能第一时间发现这个项目的问题,何况在这个行业打拼多年的前辈们。他们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关门演了这一出戏呢?4个月没日没夜加班到凌晨,我学到了扎实的审计知识和企业财务数据分析的方法,但这些时间产出了真正的社会价值吗?

事务所的职位晋升路径很清晰,从助理做起,一般两年升到审计员,审计员干两年升高级审计员,再往上就是项目经理。

不出意外,2017年年审做完,4月底调薪升职时我可以晋升高级审计员。我开始负责做整个集团下辖一个分部的合并报表,听同事说,前几任做完这个项目都离职了,不曾想同样的命运也降临在我身上。

在完成自己条线的审计工作后,其他同事都会去新项目,真正留给我做大合并的时间很少,所以我只能把审计工作都扔给助理,集中精力准备大合并。

每天到客户职场,白炽灯照得这个小世界永远天明,除去上厕所,我的屁股没离开过凳子。Deadline像疯狗追着我咬,我如果不能按时做完合并,会影响集团上市公司项目组进度,谁都知道绝对不能耽误上市公司公开披露的时间。间歇性地,我感觉到左手手肘由内往外隐隐作痛,每次揉一揉我就继续盯着我的笔记本了,没太在意。

那段时间我像只易怒的母狮子,助理问我,“主管,这一笔预付款你觉得怎么处理好?”我皱着眉头瞟一眼她,“这个你不会自己看去年底稿吗?依葫芦画瓢懂吗?” 其实我只是自己也不懂,我每天晚上凌晨回到家还得开着电脑再加会班才能勉强赶上进度,我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再思考其他问题。

好不容易熬到合并完成,我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抽调去集团上市公司项目组帮着处理合并的任务又派给了我,项目经理规定作为一个团队,每天大家必须一起下班。熬夜的日子一天一天持续增加,日历好像怎么也翻不到休息的那一天。助理被调去别的项目了,手头上的活在增多,长期的熬夜加班,但我的待办任务很神奇地一直在增多。为什么一定要长期熬夜才能完成任务,这个工作量合理吗?长期熬夜的工作效率一定高吗?

那段时间只要站在客户办公室的玻璃前,看着漆黑的天空,我觉得我被黑暗包围了。我就想着跳下去会不会更快乐点,我很想休息,哪怕空调外机旁那块空地也行。要是发生点意外事件就更好了,帮我暂停时间,让我哪怕喘一口气,让我挣脱包围我的密网透透气。

男朋友觉得我状态不对,劝我离职,但我坚持认为半路离职会增加同事负担,也愧对领导的培养,选择继续熬着。

3月初,我左手小手指率先罢工了,手掌摊开时,它不讲纪律地先把头低下来,不听我的命令。敲击键盘时,我感觉到一阵阵钻心的针刺感,这是惩罚我之前没回应它的抱怨吗?

去医院检查了一圈,外科医生觉得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脊椎有问题。脑部CT和核磁共振一套做下来,从小到大没进过医院的我吓傻了。等待结果的期间逼着我去思考如果生命能自由活动的时间只剩下10年,我最想要做什么?我从来都不认为工作是为了挣钱出国度假,占据生命大部分时间的工作本身,诉说着生命的意义。

对数字不敏感的我,注定做合并报表比别人慢一拍,与其说这份工作强度太大,不如说我的优势不在于此。父亲从小总教导我,要集中精力克服自己的短板,所以我总觉得比别人多花一些时间不是问题,人是累不死的。此时此刻,我却对这个信念产生了怀疑。

我有优秀的语言表达能力和学习能力,作为孩子王的我亲和力和好奇心十足,对舞蹈和音乐的热爱培养了我的艺术审美。要求谨慎仔细,对数据高度敏感的职业真是适合我吗?

如果马上提离职,我要损失升职的机会和两个年报的年终奖。事务所都是4月底升职调薪,发上一年度的年终奖。如果在此之前提离职,不仅这个年审的年终奖没了,上个年审的年终奖一分也不会发,占到薪酬的30%。

为了能正常晋升,这两个年报我没日没夜地加班,消费自己的健康,如果现在退出,我什么都不剩了。我会被看作逃兵,简历上裸辞的记录将让我抬不起头。我那么想证明自己,期待自己的职业生涯是直线上升的曲线,想站在职场金字塔的顶峰看世界,我舍得亲手扼杀自己的前程吗?

核磁共振显示有异常,骨科医生建议我去看神经外科专家号,我问他是不是很严重,他说,“不好说,如果是骨头方面的原因,只要做手术就行,如果不是,怕会造成运动神经分离,简单说就是不能走路。我们院神经外科的专家很厉害,你赶紧去找他看看。”

晚上回家躺床上,眼泪止不住地流,我还有很多未完成的目标,我这一辈子还需要全力以赴,我怎么能突然使不上劲呢?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剥夺我自由行走的权力,想不到脚踩大地这么平常的事原来是一种恩赐。

男朋友安慰我说,“真有问题,我们就回老家吧,我找一份工作,你就在家好好养着,别太累。”这些话如夜晚的星光,让我收获了莫大的温暖。我一直以为如果自己不能成为他人的骄傲,就会被抛弃。

平静下来,我开始思考除了获得外界的认可,自己内心真正热爱的事业是什么?一直按照标准剧本演的我的人生,如果不在意主角光环,自己想要在舞台上留下什么?既然人生已经不能近乎正常了,索性我按下暂停键,走下舞台想一想接下来的剧本。

带着这些疑问,我提交了离职报告,试着慢下来找寻这些问题的答案。所有底稿已经归档,笔记本电脑和保险柜钥匙上交后,我能带走的东西只有拷贝文件的硬盘,电视剧里的大纸箱完全派不上用场。3月份的会计师事务所多了些回所发函证的小助理,终于有了点人气,望着他们一本正经却稚嫩的脸,自己刚来所里的日子在眼前呈现。

跟同事告别后,我走出大楼,混入人群走向地铁口,没有回头多看一眼。

生病的事后来被证明是虚惊一场,离职损失的年终奖和升职机会,让周围的人感觉我错过了全世界。我的内心却暗暗在较劲,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了。

在我父母的眼里,理想主义被认为是不成熟的代名词,转行被认为是没有恒心和毅力的表现。豆瓣上看到一句话,“这个时代的我只想知道,如果我随着自己的心意做事,我用尽自己的全力,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休息一段时间重新入职后,我选择了一份清闲点的财务工作,利用闲暇时间备考创意写作专业研究生,可惜最后没进复试。备考过程中阅读中外文学史和相关作品,我欣喜地发现,这个世界有一群前辈跟我一样,想用笔记录社会百态,探寻宏大叙事之外的,小人物生活,希望抓住个体在历史长河中的痕迹。

读书时,写作和阅读的意义,是为了被评价,文字只是机械的符号。现在我觉得,写作和阅读是为了解世界和构建自我的途径。诗人笔下的诗句除了韵律的美,更多包含着他们对自身经历的思考,对社会现象的洞察,对日常生活的感知。安.兰德《源泉》里的霍华德被世俗围剿仍不低头,塞万提斯在生活困顿时依然坚持写完《堂吉诃德》,茅盾先生写的《春蚕》里,老通宝一家蚕养得越多,就愈加困难的生活。他们在我眼里不再只是一个敬重的名字,而是我的前辈。

我依然在思考应该把文字作为主业还是副业的职业选择问题。财务经验的积累能让我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正常的双休,能分担养家的重任。彻底的转换赛道,我在新的行业能养活自己吗?这个新行业的薪酬待遇能符合我的期待吗?我想只有踏出第一步,才能找到答案。

我们走在路边,被风吹落在脚边的褐色物体,有可能是树叶,也有可能是麻雀。但愿我能拥有再次飞翔的能力。

作者后记

我们90后生下来就被泡在蜜罐中,头顶着父母的厚望,两手托举着他们的婚姻,并不轻松地成长。我们是被宠坏的一代人,我们是自私的一代人,我们又何尝不是自我奉献的一代人。我们最擅长成为父母期待的龙凤,他人口中的靠谱人士,却唯独不敢做自己。

我因为什么开心,因为什么愤怒,因为什么恐惧,这些真实的情感塑造了我。我喜欢什么,我擅长什么,我可以改进什么,这些思考指明了职业的方向。通过写作让自己回到当时的情景,也许能帮我们感知这些情绪,去拥抱自己。

开始走自己路的这两年,我暂时没有径直到达充满鲜花的彼岸, 还是一个时而跌倒时而向前的赶路人。很感谢三明治万千老师的指导,通过这次写作,我细数这条路上只属于我的脚印,它们会继续支持着我走向远方。

2020最后一期短故事三明治编辑部特别为大家准备了多样礼物!按时完成本期短故事学院写作的学员,将会收到三明治送出的礼物。艰难凛冽的日子,导师们为你挑选了数本好书,充实你的书架。在冬日,可以去期待一些温暖,你可以读一读阿乙的《春天》,或是盖伊·特立斯的非虚构经典《被仰望与被遗忘的》……导师们将随机为大家送出一本书,有很大几率获得作者签名本哦。同时还为你准备了毛毡包!一个适合存放笔记本电脑、同时方便携带的电脑包是写作者的必备装备。三明治定制的电脑收纳毛毡包,保护着你自由自在的文字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