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夏贝尔财务分析——营运能力篇

2021-04-01上一篇 : |下一篇 :

拉夏贝尔财务分析——营运能力篇 资讯 第1张

前两篇文章中主要分析了拉夏贝尔的偿债能力,今天我们来分析一下拉夏贝尔2018年和2019年中期各自的营运能力如何。营运能力代表了公司资产的管理效率,其计算规律一般如下,见表1 :

表1 营运能力计算规律总结表

图1是笔者就拉夏贝尔2018年中期和2019年中期合并资产负债表中所有资产统计得出的资产周转率、资产周转天数、资产与收入比的比率情况,笔者将结合实际情况选取几个典型指标来分析一下拉夏贝尔2019年中期的营运能力。

图1 资产营运能力指标分析

(一)应收账款周转率

1

指标说明

(1)营业收人的赊销比例问题。从理论上讲,应当是营业收入中的赊销部分而非全部。但是,外部分析人员无法在财务报表内取得公司的赊销数据,只好直接使用营业收人作为替代进行计算。如果赊销与现销的比例保持稳定,不妨碍与上期数据的可比性,只是一直高估了周转率。

(2)应收账款年末余额的可靠性问题。应收账款是特定时点的存量,容易受季节性、偶然性和人为因素影响在用应收账款周转率进行业绩评价时,可以使用年初和年末的平均数,或者使用多个时点的平均数,以减少这些因素的影响。

(3)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问题。财务报表中的应收账款是已经计提坏账准备后的净额,而营业收入并未相应减少。结果是坏账准备越多,计算的应收账款周转次数越多,这不是业绩改善的结果。报表附注中披露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信息,可以作为调整的依据。

(4)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是否越少越好。应收账款是赊销引起的,如果赊销有可能比现销更有利,周转天数就不是越少越好。此外,收现时间的长短与公司的信用政策有关。信用政策的评价涉及多种因素,周转天数的缩短只是其中之一。

(5)应收票据是否计入应收账款周转率。大部分应收票据是赊销形成的,是应收账款的另一种形式,应将其纳应收账款周转率的计算。

(6)应收账款分析应与赊销分析、现金分析相联系。应收账款的起点是赊销,终点是现金。正常情况是赊销增加引起应收账款増加,现金存量和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也会随之增加。如果公司应收账款日益増加,而赊销和现金日益减少,则可能是赊销产生了比较严重的问题。

2

具体分析

(1)由于财务报表准则的调整,2018年是“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报表项目,2019年又重新调回“应收账款”项目,就同期比较而言,2019年应收账款周转率增加了0.4左右,公司解释主要是由于加大销售回款催收力度,力争在最短时间内回笼部分资金所致。

(2)联系同期的坏账准备分析,2019年坏账准备计提了49340000元,2018年母公司应收账款611979000元,坏账准备计提了15595000元,相比较而言,2019年计提的坏账准备大幅增加,所以应收账款周转率的增加是否真的是业绩改善的效果呢?

(3)联系同期的货币资金、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析,应收账款下降了0.15,货币资金下降了0.07,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下降了5.52,从比例上看,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的大幅下降说明公司的经营活动正在经历剧烈变动。

(二)存货周转率

1

指标说明

(1)计算存货周转率时,使用“营业收入”还是“营业成本”作为周转额,要看分析的目的。①在短期偿债能力分析中,为了评估资产的变现能力需要计量存货转换为现金的金额和时间,应采用“营业收入”。②在分解总资产周转率时,为系统分析各项资产的周转情况并识别主要的影响因素,应统一使用“营业收入”计算周转率。③如果是为了评估存货管理的业绩,应当使用“营业成本”计算存货周转率,使其分子和分母保持口径一致。

(2)存货周转天数不是越少越好。存货过多会浪费资金,存货过少不能满足流转需要,在特定的生产经营条件下存在一个最佳的存货水平,所以存货不是越少越好。

(3)应注意应付账款、存货和应收账款(或营业收入)之间的关系。一般来说,销售增加会拉动应收账款、存货、应付账款增加,不会引起周转率的明显变化。但是,当企业接受一个大订单时,通常要先増加存货,然后推动应付账款增加,最后才引起应收账款(营业收人)增加。因此,在该订单没有实现销售以前,先表现为存货等周转天数増加。与此相反,预见到销售会萎缩时,通常会先减少存货,进而引起存货周转天数等下降。这种周转天数下降,不是什么好事,并非资产管理改善。

(4)应关注构成存货的原材料、在产品、半成品、产成品和低值易耗品之间的比例关系。如果产成品大量增加,其他项目减少,很可能是销售不畅,放慢了生产节奏。此时,总的存货金额可能并没有显著变动,甚至尚未引起存货周转率的显著变化。

2

具体分析

(1)图1中存货的营运能力计算是使用“营业收入”作为周转额,2019年存货周转率相较于2018年下降了0.32,说明存货的变现能力变差;如果使用“营业成本”作为周转额,我们发现2019年存货周转率为0.72,2018年存货周转率为0.8,下降了0.08,体现出存货管理的能力下降。

(2)2019年相较于2018年同期存货周转天数增加了30天,这对于服装行业来讲周转天数过长,毫无疑问会給经营业绩带来巨大压力。这一点在公司的半年报中“其他披露的事项。

(二)可能面对的风险”也指出来了——公司主要采用直营为主的销售模式,需保持款色、尺寸充足的库存商品,以满足门店陈列及消费者的挑选,以及新零售网络扩张对商品铺货的需求。

较大规模的存货在增加公司现金流压力的同时,其库龄结构若延长也会增加跌价准备的计提,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此外,服装具有流行趋势及消费者偏好变化较快的特点。消费者对产品需求的意外或快速变化,可能会导致公司存货积压,并将直接影响公司的销量及定价计划,造成现金流紧张,从而可能对公司的业务发展、财务状况及运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摘自2019年半年报)

(3)为了了解库存奇高的具体原因,笔者从年报中摘取了部分数据做了如下对比,见表2:

表2 存货分类计量表

从表2中,笔者发现:2019年原材料大量增加,可能与年报中说明的进行新的产品开发投入有关,低值易耗品无显著差异,占比最重的是库存商品,并且在计提了大量的存货跌价准备/合同履约成本减值后,其账面价值仍然高于2018年金额,联想到报道出来的“门店锐减,折扣销售”等情况,不难发现,拉夏贝尔整体销售不畅,遇到巨大阻力。

(三)总资产周转率

1

指标说明

总资产周转率的驱动因素分析,一般不适用“资产周转次数”,而是选用其他两个指标,因为各项资产周转次数之和不等于总资产周转次数,不利于分析各项目变动的影响。

2

具体分析

根据周转天数分析,2019年总资产周转天数比上年增加321天,影响较大的项目是存货增加了30天,长期股权投资减少35天,固定资产增加了54天,使用权资产增加了214天,递延所得税资产增加了25天,总的来说,主要是非流动资产周转天数的增加导致总资产周转天数的增加。

根据资产与收入比分析,2019年比2018年增加0.88元,影响较大的项目是存货增加了0.082元,长期股权投资减少了0.097元,固定资产增加了0.149元,使用权资产增加了0.587元,递延所得税资产增加了0.067元,总的来说,主要是非流动资产该比率的增加所致。

上述两个指标分析中影响最大的项目是使用权资产。这主要是由于使用新的租赁准则所致。财政部于 2018 年 12 月修订了《企业会计准则第 21 号—租赁》。新租赁准则规定在境内外同时上市的企业自 2019 年 1 月 1 日起施行。新租赁准则下,承租人不再将租赁区分为经营租赁或融资租赁,而是采用统一的会计处理模型,对短期租赁和低价值资产租赁以外的其他所有租赁均确认使用权资产和租赁负债,并分别计提折旧和利息费用。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发现,拉夏贝尔的2019年运营能力与2018年同期相比,正在经受更大的考验。正如年报中所说, 2019年作为公司发展的第21个年头,在第一个10年,公司经历了艰苦创业的阶段;第二个 10 年,公司依靠全直营、多品牌模式实现了快速发展;2019 年作为公司第三个 10 年的起点,公司正在经历大规模的战略收缩,但机遇与挑战并存。希望拉夏贝尔能顺利渡过此次的经营危机。

丨本文由CPA编辑团队(lixin_cpa)原创发布,若需引用或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