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机械:曾因财务问题撂倒两中介过半收入由前员工贡献是否真实?

2021-04-01上一篇 : |下一篇 :

东亚机械:曾因财务问题撂倒两中介过半收入由前员工贡献是否真实? 资讯 第1张

2017年7月28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对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的抽签工作。据证监会披露信息,此批参与抽签企业共200家,厦门东亚机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亚机械或者发行人)是被证监会抽中的10家企业之一。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来发行人存在太多的致命问题,最后没有办法,被迫撤回了材料。因此还撂倒了两家中介机构,可以说是独此一家。

在冲刺主板失败后,发行人这一次选择了创业板,12月3日,将迎来上会的日子,这一次能否成功就在此一举。财事君在研读招股说明书后发现,发行人老问题可能依然未解,更加离谱的是,过半营收由前员工贡献,财务数据是否真实也蒙上阴影,想要过会恐怕依然有难度。

资料显示,发行人专注于提供节能、高效、稳定的空气动力,是以压缩机主机自主研发设计、生产为核心,并进行空气压缩机整机以及配套设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的综合性压缩空气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

2017-2019年,发行人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9158.70万元、57728.15万元和60572.13万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9961.40万元、9457.76万元和8523.96万元。

从这个财务数据来看,除了营收停止增长外,净利还出现了一定的下滑,这对于一家正在冲刺IPO的企业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发行人的这些业绩过半都是由前员工这种关系贡献的,是否真实也存在很大的疑问。

截至报告期末发行人共有249家经销商,其中前员工担任股东或管理者的经销商共计 81 家,2017-2019年及2020年1-3月收入占比分别为 51.70%、52.29%、51.02%、49.97%。妥妥的贡献超过一半。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前员工基本是在2014年之前离职,然后做起了发行人的经销商,而那个时候正好是发行人第一次向资本发起冲击的报告期,也正是由于他们的得力贡献,发行人业绩才得到大力支持,符合上市的业绩要求。

我们好奇的是,究竟是发行人赚钱,还是发行人的经销商才赚钱?毕竟如果在发行人处上班可以赚钱,又何必出去倒腾呢,如果都不是,这些经销商是否是发行人的利益关联方,如果是,这种也基本查不清楚,不管如何,这些都是上市的隐患,希望监管能够判断清楚,毕竟发行人之前是存在很大的财务问题呢。

根据深圳证监局对天衡会计师事务所的处罚显示,发现天衡所一是在IPO审计中未对东亚机械实际控制人代公司垫付费用和公司利用员工个人账户进行往来款项收支的情况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在未对现金收支的控制运行有效性进行测试的情况下,细节测试时未对部分超过重要性水平的大额现金收支进行抽样查验;未在审计工作底稿中说明所采取的抽样方法,也未抽取足够的样本规模,以将抽样风险降至可接受的低水平;控制测试底稿中记录“收到的银行承兑汇票由董事长亲自保管,月末无法对实物进行盘点”,仍得出与票据相关的内部控制“运行有效”的结论。

二是未对供应商返利实施审计程序,就直接认可公司按照收付实现制核算供应商返利的会计处理方式。

三是在IPO审计工作底稿中对未回函的应收账款均未执行替代测试。

众所周知,实控人代公司垫付费用是IPO企业非常常见的虚增利润的方式,而这些会计师竟然没查出来!不知道是有意还是确实是专业能力不行。

深圳证监局决定对该所及签字注册会计师闵志强、汪焕新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而在更早的时候,彼时的保荐机构申万宏源也因东亚机械的IPO事宜受到处罚,主要是对发行人采购情况和内部控制等事项核查不充分,内部控制有效性不足,违反了《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第四条和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决定采取监管谈话的监管措施。

一次IPO,撂倒两家中介机构,这对于发行人来讲,应该是独此一家,在资本市场还是留下了一些重要的“历史”。

而在商标方面,发行人似乎从成立公司起就开始盗用别人的商标,并且利用相关规则先行注册。

根据披露的信息显示,发行人已取得商标注册证的商标中7项被捷豹路虎向商标注册主管部门申请无效,5项发行人注册申请中尚未取得商标专用权的商标于初审公告阶段被捷豹路虎向商标注册主管部门申请异议。发行人目前正在使用的主要商标中3919063和11085216两项均带有“捷豹”、“JAGUAR”字样。

日常生活中,提到“捷豹”公司或者商号,大家都会第一时间想到是汽车,谁会想到是东亚机械?但发行人就是利用捷豹公司进入中国市场较晚的原因注册了很多相关商标,并且现在还在理直气壮的使用。

对于这种行为,我们只能说,发行人想蹭名气可以,但不要太过分,这样的企业资本也不欢迎,耗子尾汁吧。

这一次,发行人能否如愿过会,恐怕依然会有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