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虚假陈述案例浅谈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乱象

2021-04-01上一篇 : |下一篇 :

自虚假陈述案例浅谈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乱象 资讯 第1张

“财务造假”

2020年8月7日,证监会通报上半年案件办理情况,对43起虚假陈述案件作出行政处罚,部分案件市场影响恶劣;其中不乏通过虚构交易虚增利润、违规确认收入、虚增在建工程、虚增货币资金等财务造假案例。为此,他山小编精选几例自2020年至今行政处罚的典型违规案例,通过剖析层层嵌套的财务造假乱象,以供大家警示与参考。

财务造假的常见方式:

收入造假:虚构交易、签订阴阳合同、提前确认收入

成本费用造假:低估成本、延期确认费用

政府补助造假:违规确认收入

关联交易:不当关联交易、制造交易闭环与资金闭环

虚增在建工程:洗白虚增收入、资本化利息陷阱

01

利用合同与发票,虚构交易,违规确认收入

2020年6月12日,CYJT收到深圳证监局《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2020]4号),处罚拟决定:对CYJT给予警告,并处以50万元的罚款;对时任控股子公司董事长、总裁尹某勇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时任CYJT监事会主席兼子公司财务总监、时任子公司董事会秘书及相关责任人给予警告,并处金额不等的罚款。此外,对其中三名高管采取10年、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CYJT控股子公司通过虚构交易、签订阴阳合同、不遵循会计准则确认收入等方式虚增业绩,导致CYJT2016年、2017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财务数据存在虚假记载。具体情况如下:

典型违规事实

收入造假手段

财务报表影响

在未签订书面合同的情况下,CYJT子公司与客户仅口头约定客户将货物卖出以后再付款,未销售不用付款。该批货物出口报关后一直存储于该公司租赁的海外仓库,直至2018年8月1日运至国内。

2016年6月至11月,CYJT子公司分别与多家柬埔寨客户签订产品销售合同,并按照合同金额确认了收入。经查,该公司与上述柬埔寨公司另签署了对应的备忘录、承诺函或声明,表示柬埔寨公司只是协助免税清关,不存在针对合同的付款义务。

虚构海外销售,虚增应收账款与营业收入

①虚增2016年度、2017年度期末应收账款870.41万元。

②虚增2016年度营业收入5,662.91万元,虚增2016年度利润总额3,954.7万元。

2016年10月至12月以及2017年12月,CYJT子公司分别与4家越南代理商签订销售合同,合计金额536.08万美元。合同均约定,代理商在将产品销售给终端客户之后才对该公司产生相应的付款义务,在代理商付清全部货款之前,该公司对上述设备拥有所有权。经查,在业绩承诺期内上述5家代理商仅于2017年向终端客户销售了183.44万美元的吊挂产品,但CYJT子公司在合同签订当年却提前全额确认了收入。

利用委托代销业务提前确认销售收入,虚增营业收入和本年利润

虚增2016年度营业收入3,233.44万元,虚增2016年度利润总额2,270.76万元;虚减2017年度营业收入565.96万元,虚减2017年度利润总额432.37万元

2017年,CYJT子公司向13家国内客户销售裁床、铺布机、吊挂等产品,经查,在上述销售中,HYSB重复开具发票,继而重复确认收入。

2017年,CYJT子公司与多家客户签订了9份销售合同,经查,对于上述合同中已开发票确认收入的产品,该公司在2017年底编制财务报表时再次作为已发货但未开票项目调增收入,重复确认收入。

重复开票,重复进行账务处理,进而重复确认销售收入

CYHY以此虚增2017年度营业收入287.51万元,虚增2017年度利润总额287.51万元

2017年8月至11月,CYJT子公司之间签订设备购销合同,并为客户提供相应的融资租赁服务。在与客户签订21份《融资租赁合同》中,每份合同均有高价、低价两个版本,21份高价版《融资租赁合同》总金额为10,043.20万元(其中HYZL向HYSB采购设备成本共8,511.15万元,36个月融资租赁利息共1,532.05万元),而低价版《融资租赁合同》总金额仅为2,900.80万元,除价格外其余合同内容完全相同。该公司依据高价版合同,按照合同全部商品已发货确认了2017年销售商品收入;但经查,其与客户实际按照低价版合同结算支付,且合同约定商品并未全部发货。

签订阴阳合同,按照高价合同确认收入,按照低价合同实际执行,虚增营业收入和本年利润

虚增2017年度营业收入5,259.17万元,虚增2017年度利润总额3,059.17万元

2016年6月,CYJT子公司与客户签订金额为1.5亿元的《HBFS不落地智能工厂销售合同》约定向其提供服装不落地智能工厂系统项目整厂解决方案。子公司按照完工百分比法确认了2016年度、2017年度该项建造合同收入。经查,该建造合同结果不能可靠估计,不应采用完工百分比法确认合同收入。

2016年11月,CYJT子公司与客户签订金额为1.72亿元的《SHFL科技女装智能柔性生产线系统集成服务总包合同》,约定向SHFL提供女装智能柔性生产线系统集成项目总体解决方案。经查,SHFL项目建造合同结果不能可靠估计,不应采用完工百分比法确认合同收入。

签订建造合同,但未按照收入确认原则确认建造合同收入 【注1】

①虚增2016年度、2017年度营业收入分别为4,531.16万元、1,538.26万元,虚增2016年度、2017年度利润总额分别为4,531.16万元、635.72万元

②虚增2017年度营业收入6,291.57万元、利润总额6,291.57万元

【注1】 在新收入准则正式施行前,企业应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第15号——建造合同》确认建造合同收入。其中第十八条“在资产负债表日,建造合同的结果能够可靠估计的,应当根据完工百分比法确认合同收入和合同费用”和第二十五条” 建造合同的结果不能可靠估计的,应当分别下列情况处理:(一)合同成本能够收回的,合同收入根据能够收回的实际合同成本予以确认,合同成本在其发生的当期确认为合同费用。(二)合同成本不可能收回的,在发生时立即确认为合同费用,不确认合同收入。

02

虚减成本,延迟确认费用

2020年7月31日,HEP收到安徽证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字[2020]6号),对HEP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金某华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对其它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罚款;具体情况如下:

典型违规事实

造假方式

财务报表影响

HEP在产品销售中会提供给客户不同形式的销售折扣,销售折扣为营业收入的抵减项。销售折扣一般由双方协商一致确认,如有未协商一致的销售折扣,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HEP应在年底时进行预提。2015年度和2016年度,HEP未确认也未预提相应费用的销售折扣

少记销售折扣

2015年度虚增营业收入和利润124,371,688.12元、2016年度虚增营业收入和利润43,980,407.72元。

HEP通过淘宝平台销售产品时产生的应付淘宝费用未及时确认,由此导致分销售费用确认滞后

延迟确认营业费用

2015年虚增利润7,144,145.36元;2016年虚增利润18,021,590.83元。

2016年一季度,HEP IT部门排查发现财务系统故障导致营业成本多结转,财务部门根据IT部门提供的数据将营业成本相应调减,后期IT部门在解决系统问题后,原因财务系统故障导致的多结转的营业成本已恢复,而财务部门未将前期调减的营业成本及时冲销。

少记营业成本

2016年度营业成本少记20,342,500.00元,利润虚增20,342,500.00元。

03

政府补助“摇身一变”转为收入

案例:STE(000760)

2020年6月3日STE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处罚字[2020]36号)。告知书中显示,证监会拟决定:对STE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STE时任董事长刘某疆、时任总经理吴某白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对其余十九名高管、相关责任人给予警告并处罚款;对STE实际控制人唐某新等三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罚款。此外,对刘某疆、吴某白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分析如下:

典型违规事实

造假方式

财务报表影响

STE通过虚构技术许可业务,将武进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拨付的1亿元用于STE柴油发动机项目的专项扶持资金,以子公司STE动力(江苏)投资有限公司EM11柴油发动机专有技术许可收入入账,并在扣除税金后确认为主营业务收入。

STE通过虚构技术许可业务,将其从江苏中关村科技产业园管理委员会预收2亿元政府奖励资金,包装成子公司江苏STE的三款非道路柴油发动机技术许可收入。

将收到的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或者预收政府奖励资金包装成子公司收入,既可虚减负债,又可虚增收入和利润。

虚增2014年度营业收入9,433.96万元,虚增利润总额9,433.96万元,虚增净利润7,075.47万元,并导致STE在2014年年度报告中将亏损披露为盈利。

虚增2016年度营业收入18,867.92万元,扣除相关成本后虚增利润总额18,847.72万元,虚增净利润14,135.79万元,并导致STE在2016年年度报告中将亏损披露为盈利。

04

通过关联方进行财务造假,联手制造交易闭环

KNJD于2017年收购LXKJ100%的股权,之后陆续爆出LXKJ财务造假和信披违规事项。在2015-2017年间虚增收入,并与关联方联手虚构相关原料采购,配合收入造假形成看似合理的交易闭环,同时违规为XLKM提供贷款担保制造资金闭环。那么具体是如何操作的呢?

根据《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的描述,2017年9月20日、9月21日和10月20日,LXKJ在厦门国际银行珠海拱北支行开立了3个定期存款专户,各存入1.015亿元,合计3.045亿元。存款办理完成当日,LXKJ与厦门国际银行珠海分行签订3份《存单质押合同》,用于对深圳市鑫联科贸易有限公司在厦门国际银行借款的担保。

2017年9月28日,厦门国际银行与JHZQ有限公司签订编号为(DX)江海-合同2017第333号的《JHZQ有限公司银海333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利用JHZQ有限公司通道,完成上述贷款业务的发放。鑫联科贸获得贷款后,提供给LXKJ实控人廖某茂使用。该部分贷款很大程度构成了财务造假的周转资金。

2015年至2017年,LXKJ通过虚开增值税发票或未开票即确认收入的方式,通过11家客户在正常业务基础上虚增业绩,账面形成大量虚假应收账款。同时利用体外资金虚构客户回款,实际上是在LXKJ董事长廖某茂实际控制的公司进行资金空转。

为了使虚增的收入更加“合理化”“真实化”,LXKJ按照正常业务的毛利率虚假结转成本,为了支撑结转的虚假成本,LXKJ倒算出需采购的原材料数据,虚构采购交易。账面形成大量虚假主营业务成本和应付账款。对于支付的采购货款,表面是支付给供应商货款,实则支付给LXKJ董事长廖某茂实际控制的公司。

上述造假行为对LXKJ的报表影响如下:

2020年5月12日KNJD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处罚字【2020】28号),处罚拟决定对KNJD股份有限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KNJD时任总经理给予警公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KNJD时任财务负责人曾某洋及其他高管、相关责任人共计21人给予警告并罚款。

案例二:XLKJ(002341)

通过关联方进行财务造假的还有XLKJ,2016年至2018年期间,XLKJ子公司与自然人张某控制的多个公司虚构销售交易和采购交易。贸易业务没有物流发生,XLKJ伪造相应的出库和入库单据,并按采购金额的15%计算税费和采购金额的3%计算手续费支付给张某控制的公司,同时将同一批货物销售给张某控制的相关公司,整个贸易业务的物料购销形成闭环。其中销售回款在回款当日或近日由XLKJ实际控制的银行账户转到张某相关银行账户,形成资金闭环。

XLKJ于2020年5月21日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处罚字【2020】21号《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对XLKJ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时任XLKJ董事长侯某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的罚款;对其余高管、相关责任人共计18人给与警告并罚款。

05

虚增在建工程,“洗白”本期利润

在建工程在财务造假案例中频频出现,成为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优选科目。在建工程作为非流动资产科目,时间长,不易核查与审计,后期的折旧减值极易使得企业蒙混过关。

QST及相关当事人于2020年8月6日收到中国证券会对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32号)及《市场禁入决定书》([2020]10号),处罚决定如下: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处罚决定:对QST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刘某华、刘某山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的罚款;对其余高管、相关责任人共计11人给与警告并罚款。

其违规事实描述如下:

2016年8月,QST子公司QSMB与长沙春华建筑有限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全额为1.8亿元。QST2016年年报及相关账务记录显示QST2016年代QSMB支付给春华建筑工程款9,166.23万元,其中以银行存款代付工程款5,861.29万元、以银行承兑汇票背书方式代付工程款3,304.95万元。

经查明,2016年QST将实际支付给刘某华、刘某山所控制的陈某华账户2,834.85万元、湖南新中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账户3,000万元及虚列的银行存款支出26.44万元,合计5,861.29万元记入在建工程;将通过虚构与浏阳市华冠出口花炮有限公司的交易,自华冠花炮获得的银行承兑汇票2,130.96万元、自广东南国药业有限公司获取的银行承兑汇票1,173.99万元,合计3,304.95万元,虚列背书支付给春华建筑,并记入在建工程。QST2016年年度报告以上述方式虚增在建工程9,166.23万元。

在该案例中,QST首先通过虚构与华冠花炮的交易,违规确认销售收入,虚增利润。再将违规确认的部分收入及转出的自有资金,一并确认建工程。这样既洗白了本期虚增的收入,又显示给投资者一种假象:本期营业收入、利润稳定增长,公司又将经营成果投入在建工程,营造未来业绩利好的假象。

案例二:LZZJ(002535)

2020年8月20日,LZZJ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49号)。处罚决定:对LZZJ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长郭某生、时任董事郭某、时任财务负责人曹某平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

其违规事实描述如下:

2017年2月10日,LZZJ和LZZM签订工业产品采购合同,合同约定由LZZM向LZZJ提供锂电池系列设备,合同总价款为3.9亿元,约定交、提货时间为2017年8月31日。2017年2月18日、21日,LZZJ分两笔支付给LZZM1亿元、0.95亿元,记入对LZZM的预付账款。

2017年12月31日,LZZJ将预付给LZZM的1.95亿元转为对子公司LKKJ的其他应收款,LKKJ确认对LZZJ的其他应付款,并将其他应付款1.95亿元转入在建工程科目。同时,LKKJ将其对LZZJ的其他应付款利息进行资本化,即根据LZZJ向LZZM支付预付账款起计算的利息(313天、年利率7.03%)共计11,918,779.16元,记入在建工程,同时贷记对LZZJ的其他应付款;LZZJ将此笔资本化利息借记对LKKJ的其他应收款,同时抵减财务费用并确认应交增值税销项税。经查,LKKJ将1.95亿元其他应付款转入在建工程时,并没有收到由LZZM提供的设备实物,也没有相关物流单据与发票。

LZZJ在2017年合并资产负债表中,对LKKJ确认的共计206,918,779.16元在建工程进行了合并披露,导致LZZJ2017年合并资产负债表虚增在建工程2.07亿元,虚减预付账款1.95亿元;在编制合并利润表时,LZZJ未对子公司予以资本化的其他应付款利息与母公司抵减的财务费用合并抵消,导致合并利润表虚减财务费用11,244,131.28元,虚增利润总额11,244,131.28元,占当期披露合并利润总额的比例为48.72%。LZZJ2017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对于LZZJ与LZZM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深交所对此在《中小板年报问询函》【2020】第 54 号提出问询“10.1请你公司认真核查并说明兰州中煤与你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以及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LZZJ在《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2019年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回复:“经自查,公司及公司董监高以及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与兰州中煤不存在关联关系。公司及公司董监高以及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未持有兰州中煤及其股东的股权,也未在兰州中煤及股东单位和子公司单位任职,因此,公司、公司董监高以及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与兰州中煤不存在关联关系。”(部分节选)

上图为LZZJ《2017年年度报告》部分节选,我们可以看到截止2017年末,合并资产负债表中的在建工程约37,807.20万元,较期初增加5.90倍,占总资产比例也由年初不足1%增至4.9%。其中本期新增的在建工程项目中,占比最大的就是锂电池项目,而在该公司披露的2017年半年报中,锂电池项目期末金额仅为39.94万元。仅半年的时间,投入资金约3.1亿,工程进度80%,让人不禁产生怀疑。

该上市公司通过签订对外采购合同的方式,将自有资金转移至关联方名下,在账务处理中虚增对第三方的预付款项,再通过子公司关联方往来,子公司将对LZZJ的其他应付款转入在建工程,使得合并报表中虚增在建工程,同时将该笔款项利息进行资本化处理,不仅增加了资产总额,还通过资本化利息虚减本期财务费用,可谓是“一石二鸟”。

对于上市公司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等违规行为,监管处罚力度也在逐渐加强。对比新旧《证券法》我们可以看到,针对上述违规事项,监管机构不仅扩大了处罚对象范围,同时大幅度提高处罚金额。

旧证券法(2014年修订)

新证券法(2019年修订)

第一百九十三条 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三十万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三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报送有关报告,或者报送的报告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三十万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三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指使从事前两款违法行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第一百九十七条 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本法规定报送有关报告或者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五十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二十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发行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从事上述违法行为,或者隐瞒相关事项导致发生上述情形的,处以五十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以二十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信息披露义务人报送的报告或者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 一百万元以上一千万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 五十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发行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从事上述违法行为,或者隐瞒相关事项导致发生上述情形的,处以 一百万元以上一千万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以 五十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新《证券法》于2020年3月1日正式实施,那么对于目前正处于立案状态,或即将被立案的上市公司,或违规行为发生在2020年3月1日之前的上市公司而言,这类涉案主体要适用新规还是继续适用原规定呢?

如果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及“从旧兼从轻”的基本法律原则,以上三种情形下应当还是适用原《证券法》的处罚标准。如1997年《刑法》出台时,就采用了以上原则,《刑法》第12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本法施行以前的行为,如果当时的法律不认为是犯罪的,适用当时的法律;如果当时的法律认为是犯罪的,依照本法总则第四章第八节的规定应当追诉的,按照当时的法律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如果本法不认为是犯罪或者处刑较轻的,适用本法”。

另外在“5·15全国投资者保护宣传日”活动上,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强调,新证券法已于3月1日起正式施行。对于违法行为确实发生在新证券法施行前,目前仍处于调查、审理阶段的案件,我们将坚持依法行政,按照违法行为发生时的法律规定执行,但我们会贯彻新证券法精神,从严从重处理,同时抓紧推进积案清理。对于违法行为虽然开始于3月1日前,但目前仍在持续发生和产生危害的,我们将严格按照新证券法的规定严加惩治。通过推动构建起自律管理、日常监管、稽查处罚、刑事追责、集体诉讼和民事赔偿有机衔接、权威高效的资本市场执法体系,严肃市场纪律,维护市场秩序,还资本市场一片海晏河清。

END

本文作者

他山咨询信披四部,已主导或负责多家上市公司的日常信息披露与合规运作咨询工作,并多次参与行政处罚或纪律处分专项应对工作,拥有良好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及规范运作经验。

如您想更进一步了解本篇文章,可以添加作者微信号进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