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民财务分析的战略视角

2021-04-01上一篇 : |下一篇 :

张新民财务分析的战略视角 资讯 第1张

时下,会计越来越重要,大家都很重视会计或者财务工作,这实际上与其本身的信息挖掘在管理过程中作用发挥得越来越大有极大的关联。

从1994年开始到现在的20多年,我大概做了一件事,就是进行企业财务报表分析。在这个过程里面,我做了很多的探索。一开始是用引进的国外教科书中的财务分析方法去分析中国企业的财务报表。但是感觉味道差了点。为什么呢?因为中国企业的商业模式变了,企业集团的管理方式变了,企业的发展战略变了。这些都变了,难道分析方法就不能变吗?探索到现在,我在财务分析里面倡导要有战略视角。

比如说,怎么看资产负债表?资产负债表的基本关系是资产等于负债加股东权益。但关于资产负债表,有两个问题我们很少关注:第一,资产负债表里面有没有战略问题?第二,合并资产负债表与母公司资产负债表有什么差异,分析方法有什么不同?

资产等于负债加股东权益,这是会计概念之间的一种关系,从字面上看这其中并没有战略。但如果把资产进行非常清晰的结构性分析、分解,在形式上稍加变化,马上就能看到它的战略问题。

对于企业资产负债表的左边,我们不再关注为流动资产与非流动资产,而是将资产结构分为经营资产和投资资产,尤其是当企业拥有具有战略意义的控制性投资资产(不能说理财产品有战略意义)时,则资产负债表马上就跟企业的战略联系在一起了。因为从企业资源扩张角度来看,经营资产是以产品经营为主导往前发展。一个组织如果有控制性投资资产,那么这个组织就有了另外一种发展态势,以集团化管理既可以实现多元化也可以实现区域结构的多样化的发展战略。由此,企业的资产从战略视角便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称为经营资产,另一部分称为投资资产。在此基础上,企业也可以分成三大类:第一大类企业是经营主导型或经营型投资主导型,只关注或主要关注投资活动,或者就是投资管理公司,就是集团管理;第三类是经营与投资并重型。那么,资产负债表所展示的企业发展战略和扩张战略就非常清晰地显现出来──资产展示了企业实现发展战略的两个能力:一个是由经营资产反映的经营能力,另一个是由控制性投资反映的扩张能力

母公司资产负债表与合并资产负债表是什么关系?恰恰在有控制性投资的情况下,它们反映了企业控制性投资的扩张效应。从合并报表编制原理也可以看出,合并资产与母公司资产的差反映了企业资产扩张的一种效果或者结果。这是从资源配置方面也就是资产负债表左边的战略解读。

现在看看资产负债表右边,负债和股东权益,这里面有没有战略问题。

我主持的课题之一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资本国际化背景下的中国产业安全研究“(批准号:10AZD014),当时研究的是“资本结构决定企业安全,企业安全决定产业安全”。企业安全的核心问题当然就是财务安全。提到财务安全,就要关注资产负债表的右边。现在对资产负债表右边的关注经常集中在资产负债率、负债和股东权益的关系上,往往误以为资产负债率的高低反映了企业风险的高低,用资产负债率作为企业风险常规的计量方式或者计量指标。实际上,从丰富多彩的中国企业管理实践来看,用资产负债率来评价企业的风险有相当大的误差。基于这样一种认识,我把资产负债表右边又分成了四大类:经营性负债,金融性负债,股东入资,利润积累

负债部分:第一类叫经营性负债,即由企业经营活动所导致的各种负债,应付票据、应付账款、预收款项、应付职工薪酬、应交税费等都属于经营性负债。另外一类叫金融性负债,也即有息负债,如各种贷款和企业发行的债券等。在不同的债务结构下,企业风险、企业竞争力也会有区别甚至是根本性的不同,如果不加区分地对债务结构进行单一度量(资产负债率),在企业风险评价上就会有严重的误差。

股东权益:我们可以粗线条地把股东权益分解为股东入资利润积累两个部分。股本和资本公积可以认为是股东入资(当然这个并不是很准,但它在相当程度上可以看作是股东的贡献);利润积累主要包括盈余公积和未分配利润两部分。

这样,我们就把资产负债表右边看成是四类对企业有支持性的资源,也可以把它说成是四大动力:第一大动力是股东入资;第二大动力是企业的债务融资;第三大动力是企业经营过程中形成的负债,核心问题是企业两头吃的能力;最后一个是利润的贡献。将这四大动力展开,实际上又是一种战略──企业用谁的资源去发展?

大家看几个非常具有竞争力的企业──格力电器、青岛海尔、美的集团。他们的资产负债率都很高,但从四大动力的结构分析来看,他们的有息负债率并不高。使用这种分析方法,企业的发展战略,在资产负债表左边和右边就非常清晰地展示出来。从财务分析来讲,我们不再去关注企业战略的文字表达,而是看战略落地的结果──报表里边是怎么展示的。通过报表项目,我们可以得到非常清晰的认识。

分析完资产负债表左右两边的划分与构成后,我们继续挖掘,看看资产负债表左边和右边的关系。以万科为例,没有人说万科的业务不行,没有人说万科的产品不行,没有人说万科的管理不行,但是万科在宝能准备入驻万科的过程里边,这个公司的事端不断,问题出在哪里呢?我们可以从资产负债表中寻找答案。

万科的产品、万科的业务、万科的市场在资产负债表的左边反映,所以资产负债表左边更多的是关注企业利润的产生机制──这样的资源结构能不能产生利润,这样的资源结构产生的是持续性的利润还是偶然的利润还是短时间的利润?这些利润由资产负债表左边的具体资源及其结构决定、由市场决定、由业务决定。

这样好的一家公司为什么面临那么大的风险和危机呢?显然是在资产负债表右边出了问题,大家一定注意这个问题,大企业出现大问题,不是资产负债表左边出问题,而是右边出问题。右边是什么?是四大动力,四大动力的核心问题又是利益的协调。资产负债表左边看的是各种具体资源,右边则是各种名字,股东的名字、债权人的名字,名字之间的利益就需要协调,协调得怎么样将决定一个组织发展的根本方向。

所以,对资产负债表的挖掘可以得出以下结论:资产负债表左边是管理的问题,右边是治理的问题。资产负债表左边的管理问题涉及业务管理、资产管理、市场管理等等。利益的协调机制是资产负债表右边的问题,是治理的问题。如果这样去认识一个企业,我们就会有不同的感觉,而把这种感觉融入到已有的财务分析中,对企业的认识就会更加丰满。

作者简介

张新民,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管理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财政部中国会计名家(2018)、资深英国特许公认会计师、资深澳洲注册会计师、资深香港注册会计师。

本文根据张新民教授在2017年7月28日首届中国上市公司财务安全评价大会暨上市公司财务安全指数发布会上的致辞整理而成。

来源:新理财

编辑:刘钰莹 罗 萍 排版:张 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