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值税并档调整的三个核心问题 资讯 第1张

作者:国君宏观花长春团队

来源:宏观长春

9月19日我们发布了题为《测算增值税并档调整效应:万亿减税可期》的报告,近期对于投资者的持续关注,我们总结了三个核心问题并进行解答,试图对未来增值税并档调整最有可能的实施方案以及行业影响给出答案。我们认为未来增值税减税达万亿规模以上概率较大,最有可能实施的方案是16%降13%,10%并6%统一调降至5%,最终形成13%,5%两档增值税税率。

问题1:哪种方案可能性最大?

当前我国增值税三档税率为16%、10%、6%。其中,16%一档主要针对核心制造业,10%一档主要面对建筑、房地产、公用事业、农林牧渔、交通运输与通信行业,6%一档主要面向服务业相关。我们通过计算各档税额占比,进而得到每档税率的总税额以及每个税点对应税额。

2017年国内增值税总额为56378亿元,在三档比例为61%:22%:17%的情况下,对应总税额以及税基情况见图2。我们根据2017年的税率,计算得到每税点对应税额,其中16%一档每税点为2033亿元,10%档为1125亿元,6%档为1574亿元(图1)。

根据计算的每税点对应税额,我们可以得到两种并档方案的减税总额(图2)。

对于增值税并档与调降的两种方案,我们认为差异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1)总量层面。总体减税额的力度上,第一种方案减税额小于方案二。10%并6%的方案中,16%税率的调降方式决定了整体减税额度的体量,两个方案相差近四千亿元。

(2)行业结构层面。两种路径在理想情况下,对于终端消费者利好都较为直接。差异体现在部分行业的进项税率变动幅度上,第一种方案16%降15%,进项税率下降程度较低,但对应销项税(10%降5%)大幅下降,带来行业企业增值税大幅减少,甚至带来进项抵扣额大于销项税额的情况,存在“过度”利好的情况。16%降13%会调降上述行业相关企业利好幅度,同时提升对整体制造业的利好程度。

结合上述差异情况,我们认为第二种方案实施可能性较大,主要原因源于两个方面:首先,年初总理在谈到对2018年政府工作的建议时,提出“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负。改革完善增值税,按照三档并两档方向调整税率水平,重点降低制造业、交通运输等行业税率”,方案二较方案一而言,对于制造业以及交通运输行业的利好更加全面,避免了方案一中出现的10%档行业销项税大幅减少,出现抵扣税额的情况,同时提升了对制造业的利好程度。其次,近期财政部部长刘昆的讲话《以更积极的财政政策护航中国经济行稳致远》中提及预计全年减税规模超过1.3万亿,表明政府对于税收增速下降以及赤字的提升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们认为明年财政赤字提高至3%-3.5%的区间,将为方案二释放足够空间

问题2:全行业的静态与动态影响如何?

增值税并档调整过程中,从直观静态地角度来看,销项税率大幅下降的行业受益最大,因此并档中10%档行业相对减税力度最大,利润改善最明显。更进一步地,从税负转嫁的动态调整来看,我们认为一些偏下游且议价能力较强的行业,通过挤占上下游利润,受益将获得一定程度改善。

(1)全行业静态测算结果

两种方案下,从行业净利润静态改善方面来看:建筑装饰、公用事业、通信(配套服务、部分运营)、农林牧渔、计算机(IT服务)房地产、交通运输、化工、采掘等行业改善突出。行业税后每税点静态利润改善情况见图3,两种减税方案的静态行业排名情况见图4(橙色代表16%税档行业,蓝色代表10%税档行业,红色代表6%税档行业)。

静态利润改善中我们采取的税金及附加倒算法,对于计算单个公司2017年缴纳增值税额度上相对较为准确,但弊端在于面对部分进、销项税率不同的行业时,该方法可能会带来测算偏误,这一缺点在每税点静态改善的测算上将有一定程度的弱化,但在路径调整的加总影响上对于个别行业可能会低估(高估)10%档销项(进项)税率行业的利好。

(2)动态计算结果

考虑税负转嫁能力后,行业利好排名与静态测算发生了一些改变。其中如纺织服装、食品饮料等16%档偏下游行业改善变得更加显著。整体而言,公用事业、纺织服装、通信、建材、房地产、食品饮料、农林牧渔、医药生物、化工改善显著。(图5,橙色代表16%税档行业,蓝色代表10%税档行业,红色代表6%税档行业,紫色行业中包含了16%与6%两档,黄色包含了10%与6%两档。)

我们需要注意,动态测算中即便考虑了商品的供给与需求弹性,仍有许多因素对于税负转嫁带来影响。仅就行业议价能力来说,不仅仅是商品的供给需求弹性,行业的市场结构(寡头垄断、垄断竞争等)、商品的定价方式(如国防军工成本加成、有色金属定价中含有金融与供需双重属性)、外生政策冲击(供给侧改革)等均会对税负转嫁能力以及动态调整带来不同的限制与影响。因此,动态测算仅为税负转嫁提供了一个维度的参考。在动态调整中我们没有考虑军工与金融业,前者由于投入产出表难以形成军工行业的具体投入产出系数,后者由于行业具有特殊性,如转嫁程度与货币政策引导相关。

同时,动态测算部分的偏误可能源于以下两个方面:一是税负转嫁能力的假设,由于行业划分较为粗糙,一级行业中各个子行业的情况也不尽相同,因此直接利用一级行业作为假设,使得部分细分行业税负转移能力的计算存在偏误;二是投入产出系数的选取,由于投入产出表更新滞后,投入产出占比可能存在偏误。

问题3:动态、静态测算结果的差异是什么?

二者的差异在于动态测算从商品的供需弹性角度考虑了税负转嫁的影响。

首先,静态测算结果的意义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我们可以根据静态测算得到行业利润增厚的大致判断,一方面这是增值税减税对行业影响的基准(baseline)情况,另一方面也是后续动态测算的依据之一。二、静态测算直接反应出的是行业增值税总额与行业净利润之间关系,虽然理论上增值税并不直接对利润造成影响,但我们认为现实情况中减税引起的终端总需求改善、税负转嫁中价格调整不平衡等因素,也会影响不同行业的企业利润,因此静态结果在一定假设下具有指导意义。

其次,从动态调整来看,整体偏下游利润改善变得更为显著了。原因主要源于两个方面:一是终端消费者对于部分终端行业产品的含税价格敏感性不足,下游行业价格调整滞后或调整幅度有限,使得消费者利益被占取。二是就全行业整体而言,部分行业的定价方式为成本加成定价或某些行业受到价格管控,一些行业内部细分领域复杂,因此整体向下游议价能力有限。需要注意的是动态调整随着经济周期、行业发展、政策改变都会出现变化,因此与静态结论的对比参考,才是动态测算的核心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