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通姜超:建议增值税率从16%降至13%给企业减负1万亿

2021-04-01上一篇 : |下一篇 :

海通姜超:建议增值税率从16%降至13%给企业减负1万亿 资讯 第1张

大基建和大减税,哪个企业更需要?——(海通宏观每周交流与思考第282期,姜超等)

摘要

自从7月份以来,经济增长出现明显减速的迹象,而8月份经济下行的趋势仍在继续,下游汽车销量降幅扩大、上游发电耗煤增速转负,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政策该如何选择?

大基建呼之欲出。

政治局会议定调下半年要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近期关于基建领域的政策明显在增加。

上周李克强总理主持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会议,称要抓紧推进一批西部急需、符合国家规划的重大工程建设。包括铁路、公路等交运基础设施,电力、油气、信息等骨干网络建设,引水、调水、三北防护林等生态环境工程,以及城镇污水、垃圾处理等环保投资。

与此同时,近期各地纷纷针对基建投资推出措施。广东、青海在7月份发布了2018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主要包括高速公路、轨道交通,水利、能源、信息、城镇基础设施等。山西、山东、贵州、江西、云南等省也开会研究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

而在暂停了一年以后,国家发改委上月重启了城市轨道交通项目审批,长春市、苏州市第三期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规划均在近期获批,同时西安、厦门、武汉、徐州等地的后期轨道建设规划正在国家发改委审批之中,而包括杭州、重庆、广州、南京、石家庄、乌鲁木齐等多个城市正在加快地铁工程实施。

我们素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因此如果全国上下齐心加码基建投资,就不排除会出现基建投资的新一轮“大跃进”。

市场期待大减税。

我们近期在境内和香港路演,一个焦点话题是出台什么政策才是真正有效的,可以有效缓解经济下行的压力、改善资本市场低迷的信心?

作为投资者,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表示“大幅减税最有效”,而对于加码基建投资、则是普遍表达了对长期债务风险的担忧。

为什么大家都在期待大减税?因为对于目前的企业部门而言,最大的挑战其实不在于需求下滑,而是在于成本上升。在过去几年,企业成本的上升体现在方方面面:

原料价格的上升。

这几年的供给侧改革实施以后,上游原材料价格普遍大幅上涨,上游行业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但是苦的是中下游企业。

比如说钢价,15年最低1600元/吨,目前接近4500元/吨,每吨上涨约3000元,17年中国的钢材产量为11亿吨,相当于给中下游增加了3万亿的成本。动力煤价格从15年最低的300元/吨涨到目前超过600元/吨,17年中国的原煤产量35亿吨,也给下游增加了1万亿的成本。而其他有色金属、石化能源等原材料价格也均有明显上涨。

从18年上半年工业企业利润增速看,利润增长主要由上游行业贡献,其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利润增长3.1倍;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1.1倍;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增长44.1%;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增长29.4%;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增长27.4%;这五个行业对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的贡献率为67%。而中下游的工业行业利润增速普遍下滑。

租金成本的上升。

由于过去几年房价的大幅上涨,今年租金也开始补涨,除了最近媒体报道较多的北京房租价格大涨以外,今年另一个需要重视的是厂房/仓库租金的上涨。

根据工业地产服务商库房无忧的统计,2018年2季度上海、杭州、苏州的仓库底楼租金均价分别环比上涨19%、24%和9%,厂房底楼租金均价分别环比上涨2%、19%和7%,而在此前一年的租金价格基本没变。

我前一阵碰到在深圳开工厂的老乡,跟我说最近刚把工厂从深圳的光明区搬到了东莞,原因就是厂房租金上涨太快,在深圳租不起了,只好搬家换地方。

而租金成本的上升源头在于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17年中国土地出让金达到5.2万亿,同比增长41%;18年前7月土地出让金3.15万亿,同比增长35%。而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钱最终会通过高房价、高租金带动企业的租金成本上涨。

税收成本的上升。

17年我们实施了营业税改增值税,本意是降低企业的税收负担,但是从18年的税收增速的大幅上升来看,其实反而是加重了企业的税收负担。

18年上半年的GDP名义增速为10%,而同期我国税收总收入增长14.4%,其中增值税收入增长16.6%,企业所得税收入增长12.8%,消费税增长16.2%,均远高于经济增速。

原因在于我国增值税税率16%处于发展中国家的高位水平,但以前在营业税、增值税并存的时代,很多中小企业其实存在低报营业税等行为,但在营改增之后,由于所有交易环节都需要提供发票信息,相当于税收监管大幅加强,因此实际税基大幅增加了。

确实过去部分中小企业存在低报营业收入、逃税漏税等违法行为,但除了企业本身的纳税意识有问题之外,是不是也和我们企业的税收负担过重有关?财政部及OECD数据显示,中国企业部门的税负从全球来看都是很高的,目前我国税收当中80%以上都是企业承担,而主要发达国家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企业税占比仅为34%、42%、50%和52%。我们加强税收征管是理所应当,但是不是也要考虑下企业的承受能力,适当下调增值税税率来对冲企业实际税负上升的影响?

社保缴费的上升。

2018年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提到,将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而这意味着社保的实际缴费压力或显著上升。

此前中国的社保费是由地方税务局代替社保局征收,因此在实际操作上,很多企业采取了不缴或者少缴的方式,比如第三方专业机构“51社保”发布的2017《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显示,社保缴费基数完全合规的企业仅占24.1%。超过七成的企业未按照职工工资实际核定缴费基数,其中22.9%的企业统一按最低基数缴费。

但是如果以后社保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而税务的征管能力是很强的,那么意味着所有的企业都要如实缴纳社保费用,而这会导致企业社保费成本的大幅上升。

如果是小微企业,以前没有如实给员工缴纳社保,那么现在按照最低标准至少每人每个月要交1000多元。如果是一二线城市的企业,但以前只是按最低标准缴纳,如果改成按照实际工资缴纳,那么按照这些城市的平均工资,每人每个月也要多交1000元以上。

还是我那个开工厂的老乡告诉我,以前开工厂很多人确实没有给员工买五险一金,但现在都要如实缴足,每个人每个月交1000元的话,50人的工厂每年要增加60万的成本,但是这种加工型的小企业每年能不能赚到60万都成问题,所以只能是裁员或者关门。

由于人口老龄化,中国社保存在亏空的问题,因此加大社保征收力度是可以理解的。而企业的经营应该合法,所以如实缴纳社保也是应该的。但是企业的税费负担过重也是客观的事实,如果大量企业经营不下去,那么社保亏空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所以我们在严格缴纳社保费用的同时,是不是应该考虑从企业增值税、所得税的角度减税,来减轻企业的负担?

出口成本的压力。

目前沸沸扬扬的中美贸易争端,其实影响的重点并非是企业需求、而是企业的利润。

很多企业告诉我,目前宏观经济学家对征税的影响测算是有问题的。

通常大家的假设是这样的:假如美国对中国5000亿美元对美出口当中的一部分征税,比如说对500亿美元征收10%的关税,假设1倍的出口价格弹性,那么中国会减少50亿美元的出口;因此即便假定在最极端情况下,美国对我国5000亿美元出口全部增收25%的关税,也就是影响1250亿美元出口,相当于1%的中国GDP,因此影响有限。

但是在企业看来,帐不是这么算的。如果美国对中国征收10%的出口关税,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10%,那么企业的出口价格没有影响,企业可以照常经营。但如果美国对中国征收25%的出口关税,而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幅度不超过10%,就相当于企业的人民币出口价格下降了15%,如果企业的毛利率不到15%,那么这个生意就没法做了,相关的产业链可能都会消失。

因此,中美贸易纠纷其实是大幅增加了相关行业的企业出口关税成本,降低了企业的利润率,对于低毛利的行业不仅是减少出口,而可能是被迫关门。

减税乃阳光大道。

因此,综合各方面的分析来看,目前中国企业部门的困境主要不在于需求下滑,而是在于成本上升,包括原材料、租金、税收、社保、出口关税等等,而这些都是在最近两年内出现了大幅的上升。

与此相应,目前最应该出台的政策应该是给企业部门减负,今年5月实施的增值税税率下调1%值得肯定,但是幅度太小,不能抵消营改增税基变大的影响。而企业研发费用抵扣所得税不能惠及所有企业,因为如果企业没有盈利就没法抵扣。

因此,未来可以考虑进一步下调企业相关税率,尤其是增值税税率,比如说从目前的16%进一步下调至13%,根据我们的测算,这样可以真正给企业部门减税1万亿,而且是所有的企业都能受益,无论是否盈利。

而且我们认为减税有着诸多好处:

减税证明是管用的。无论是里根在80年代的减税,还是特朗普在今年的减税,都带来了经济的改善,股市的大幅上涨,这就说明减税真的有用。

减税转变发展方式。如果未来我们依然靠大幅增加基建投资发展,确实可以在短期内稳定经济增长,但是这和以往举债投资没有本质区别,其实依然是在走老路。因为基建投资基本不创造利润,17年中铁总公司8万亿的资产、只有不到20亿利润。全国各地那么多地铁,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条可以盈利。到处都想修机场,但是连美兰机场的债务都违约了。而这些基建所举借的债务,最终只能靠借新还旧,侵蚀的是货币的信用。

而减税则完全不一样,减税相当于增加了企业利润率,企业能赚钱、就会把资金投向更有利润的方向,而从美国来看,科技创新、服务业领域的利润丰厚,如果优秀的企业愿意巨额投入搞研发,那么创新就会成为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动力。

可以极大鼓舞信心。当年温总理曾经说过,信心比黄金还重要,而目前中国经济增速其实还算稳定,但股市跌至了历史低点附近,其实反映市场极其缺乏信心。而如果我们愿意大幅减税,说明政府愿意让利于民,那么就可以极大地鼓舞市场信心。

政府减税也会从中受益。从短期看,减税以后好像政府的钱就少了,但是如果减税能够换来经济长期更好的增长,未来企业的利润更好了、居民的收入更高了,那么将来政府可以有更多的收入。这其实就是经典的拉弗曲线告诉我们的:如果税率过高,政府收入非但不会上升,反而会下降;而如果降低高税率,政府收入非但不会下降,反而可能上升。

因此,面对下半年经济下行的挑战,我们希望政府能抑制新一轮举债投资冲动,而转向大幅减税的阳光大道,否则不仅换不来经济改善,反而会在未来带来更大的麻烦。

一、经济:8月继续减速

1)需求继续下滑。8月前24天主要37城市地产销售同比下降2%,其中22个一二线城市同比上升2.5%,15个三四线城市同比下降13%。8月前三周乘联会乘用车批、零增速-15.3%、-16.4%,降幅仍在两位数以上。

2)生产继续减速。8月前24天主要电厂发电耗煤同比下降2%,其中上中下旬增速分别为4.8%、-5.5%、-7.2%,增速逐旬下滑。8月上旬全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长4.6%,比7月的5.6%略有下降。

3)库存维持低位。8月以来全国粗钢库存略有回升,但仍保持在年内低位水平。8月六大电厂、秦皇岛煤炭库存均有明显下降,短期工业品库存水平仍低。

二、物价:通胀预期略升

1)食品继续上涨。上周猪价继续上涨,菜价蛋价上涨,食品价格环比上涨1%,涨幅比前一周扩大。

2)8月CPI小升。截止目前8月商务部食用农产品价格、农业部农产品批发价格环比涨幅分别为2.3%、3.4%,预测8月食品价格环比上涨2%,8月CPI小升至2.2%。

3)8月PPI回落。8月以来钢价上涨,煤价油价先涨后跌,预测8月PPI环比持平,8月PPI同比涨幅回落至3.7%。

4)通胀预期略升。近期由于在沈阳和郑州等地发生了非洲猪瘟疫情,或导致疫情区域猪价短期回落,而未发生疫情区域的猪价加速上涨。而由于蔬菜大县山东寿光遭遇洪灾,也使得短期菜价大幅上涨,加剧了食品价格上涨,带来短期通胀预期小幅上升的压力。

三、流动性:加强政策协调

1)货币利率继升。上周货币利率继续回升,其中R007均值上升13bp至2.69%,R001均值上行14bp至2.55%。DR007上行7bp至2.63%,R001上行14bp至2.51%。

2)央行继续投放。上周央行重启公开市场操作,逆回购净投放400亿,MLF净投放1490亿,央行净投放1890亿。

3)汇率继续反弹。上周美元指数回落,人民币兑美元反弹,在岸、离岸人民币分别回升至6.82、6.81。

4)加强政策协调。上周央行加大货币投放力度,虽然货币利率小幅回升,但仍处过去两年的相对低位,央行称加大投放主要为对冲政府债券发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影响,同时加强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配合,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

四、政策:推进西部开发工作

1)推进西部开发工作。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召开会议,部署深入推进西部开发工作。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加快开工建设川藏铁路、渝昆铁路等大通道;进一步推动电力、油气、信息等骨干网络建设;推进滇中引水、桂中抗旱二期、引黄济宁、引洮二期等重大引调水工程;加快城镇污水、垃圾处理设施建设;鼓励发展网购、文化、健康等新兴消费。

2)壮大经济新动能。发改委称,将加速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加速构建国家创新体系,深入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着力打造“双创”升级版,推动创新创业上水平,进一步优化新产业、新业态发展的政策环境,不断壮大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3)推进医保跨省异地结算。国家医疗保障局:将推进基本医保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工作,加快实现对外出农民工和外来就业创业人员的全覆盖,同时加快扩大定点医疗机构覆盖范围。

五、海外:美联储重申渐进式加息,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认罪

1)Jackson Hole年会鲍威尔重申渐进式加息。上周五出席今年Jackson Hole全球央行行长年会时,鲍威尔发表讲话称,美联储稳步加息是保障美国经济复苏、就业尽可能强劲增长以及通胀处于掌控的最佳方式。鲍威尔承认,最近美国通胀率接近2%,但美联储没有看到通胀加速超过2%的明显信号,看来经济过热风险没有提高。

2)美联储会议纪要担心贸易争端风险。8月联储会议纪要显示,多位联储官员认为,若数据继续支持目前预期的美国经济前景,可能很快适合再加息,货币政策立场仍宽松这一措辞将很快不适用。全体与会官员指出,贸易分歧是重要的经济风险源。

3)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认罪。上周特朗普前私人律师Cohen已就违反竞选财务法等八项指控,与联邦检察官达成认罪求情协议。Cohen掌握的信息不仅包括2016年大选期间有损美国民主体系的阴谋,还包括电脑黑客犯罪行为,以及特朗普是否事先知晓这些犯罪行为。美元指数上周大幅走低,一度跌破95关口。

4)特朗普公开批评美联储和欧盟。上周在共和党捐助者的募款活动上,特朗普指责欧洲等地区操纵各自货币,“我相信欧元也是被操纵的”。特朗普上周还向媒体抱怨最近美联储加息,他本期望现任联储主席鲍威尔能推行宽松货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