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到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资讯 第1张

在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你是否做底稿做到想哭,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讲讲做底稿做到哭是怎样的体验?

01

给神坑实习生善后哭了

赵四小姐的熊与猫

身边有人做底稿做哭过、写报告写哭过、跟客户撕逼哭过,审定第三个年头,唯一一次是给实习生善后哭了。

今年年报,我们组来了两个实习生,预审的时候做过费用类的科目,这一次分给了他们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投资性房地产的科目。怕他们不理解怎么做,首先给他们讲了一遍这三个科目具体的账务处理;要收集那些资料;底稿每一页怎么做,要达到那些效果。想着已经讲到这种地步,应该没什么问题。

结果过了一个星期,想检查一下,他们说期初数对不上。一般我在做一个科目之前,都会一再强调期初数,一个科目的期初数没有对上,还怎么往下做呢。硬着头皮,帮他们把期初数对起来了。

现场很忙,让他们把做好的底稿发到我的邮箱。回所里的某天,检查,基本都是空白的。问他们什么情况,他们说,你不是让我们把底稿发到你的邮箱,你没看,我们不知道怎么做。我说你们没做或者不会做,不能先问问吗,或教你们做也可以,现场结束了发几乎空白的底稿到我的邮箱不闻不问。

然后,实习生啥也没说,离职了。

年报不止做一个项目,可能是一个项目做完,报告没出就下一个项目。

经理说让我把这几个科目的科目汇总做完,我一看,期初数还是不对,当初帮他们核对上的期初数,他们复制粘贴都没有做。二十多家公司的科目汇总,一天之内做完。没办法,回到最原始,在他们的资料中找到企业所给的台账,让人生气的是,这个实习生把企业原始的台账改的乱七八糟,无法还原账上的数字。

问实习生,他直接不理人了。从新找企业要,企业说之前给了为什么还要,没办法,也只能厚着脸皮再要。核对期初、测算、调整、折旧、摊销、抵消、一级一级的并。

眼睛盯着屏幕眼泪止不住的掉,这些年在公众场合基本没哭过,成年人的眼泪也不需要别人的宽慰,去厕所整理后情绪继续开工。

凌晨四点,弄完了。想想也许是在最初的时候没有每一天去检查每一个人的进度,以前带的实习生基本都能按时完成,没有这种大段空白的底稿交付完后直接走人。措手不及的同时思考兴许是自己的方法不对吧。

刚入行时,很多人说,审计是一个严谨的行业,一直以为,严谨只是着手于自己手中的事情,但一年一年的年报,逐渐发现,所谓的严谨也许是经理交代你的事,乃至你的组员的事都需要严谨的把关。不然最后的合并,发现基础的数据不对,苦不堪言的还是自己。

为什么哭,也许是那一刻觉得无法完成油然而生的无能为力吧,也许是最初给实习生讲的那么细致,最后让我无止境的失望吧,也许是自己没有规划好时间,才会措手不及。

02

底稿做哭也是一种成长

轻语

某年12月初正在某个项目预审,下午刚把把审计计划做完,任务分工完成,正和小伙伴们嘻嘻哈哈着呢,老大一个电话打来:

你把手头的项目放一下,先去东北某地负责一个发债项目,时间紧急,元旦后一个星期要出三年一期的报告,券商已经到了现场,项目组人员由其他项目抽调,你来协调。晚上券商要主持三方会议,机票让行政给你订,公司资料先发给你看看。

我:。。。。。。

收到资料一看,五十多个主体,主营业务五花八门,三级合并,三年一期首次审计,时间不到一个月,算上写报告和底稿送审的时间,现场时间只有不到三个星期。。

我回电话给老大:老大,时间能不能有宽限的?这点时间实在很难。

老大回道:不行,时间定死了,不能晚一天。项目组大概十五个人,今晚都会到。

握了个草,这是要脱皮的节奏啊,怎么办,硬着头皮上吧。

把注意事项跟项目组交待后,马上关上电脑回酒店拉上行李,直奔机场,四个小时飞到目的地,马不停蹄扒拉一碗面开会。然后就是项目组内部会。大概讲了下公司情况,然后布置任务,人员分工,写完审计计划已经第二天早上五点多了。。

我自己排了时间表,十五个人分三个组,每组十五家公司,留两个人专门跑银行询证和往来函证。每天晚上要交底稿和调整报表给我复核,我汇总数据做合并,哪个组交完今天的任务可以回去睡觉。没办法啊,老大每天一个电话过来催我,我只要压着可怜的小伙伴们了。。

那三个星期一共二十一天,除元旦那天放假,大家集体去泡温泉外,全部在加班加点干活。每天晚上,做的快的小组也要到一点多才能去睡觉,做得慢的真的是要到三点多,第二天八点继续这样的节奏。

有次一个刚毕业的小女生,做利息测算的底稿好几个都错了,我给打回去让她重做。已经是两点多了,她边做边抹眼泪。我只好说我来做,你先去睡好了,她不肯,最后还是和她一起修改好,才去休息。

也许对她来说,这样的压力真的太集中太大了,底稿做哭就是一种压力的释放吧。后来做不出来底稿也是在那里抹眼泪,也问过她,她说是担心因为她影响了整个项目进度。再想说点什么,她眼泪又要下来了,赶紧打住不问了。现在她都独立带小组审计了。底稿做哭也是一种成长吧哈哈。

03

小朋友被老朋友骂哭

Kelly小姐

自己做底稿倒是没有做哭过,但是见过身边的小朋友因为做底稿被manager给骂哭过。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年审忙季,manager手里有个非常小的小项目,之前做过这个项目的senior离职了,manager就自己带着一个刚入职1个月不到的小朋友去客户那里做底稿了。manager给了小朋友去年的底稿让小朋友照着做,分配了货币资金、长短期借款和三费的底稿。

manager也没有时间仔细给小朋友讲。然后小朋友看不懂,manager没有时间仔细回答,就让小朋友接着自己研究底稿。小朋友还是做不出来,manager说小朋友理解领悟能力太差,不适合做审计员。小朋友后来不敢继续问了。

一周后,manager查看小朋友做的底稿,发现做的乱七八糟,就把小朋友臭骂了三顿,是的,是三顿,说小朋友太笨,白上大学了,工作能力差balabala….小朋友被骂的哭了三次。最后,manager自己把小朋友的底稿给做完了,不过还是没有教小朋友怎么做底稿。小朋友哭的真的很惨,而且以后对manager很畏惧,对做难度高的底稿更畏惧。

这个事情,很难说谁对谁错。年审忙季,会做底稿的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很难抽出时间给小朋友讲底稿;小朋友不会做底稿也很耿直的说自己不会做,然而还是被臭骂也很委屈。细看,manager和小朋友之间没有senior,其实senior才是最好的老师。manager自己工作经验非常丰富,可能觉得小朋友问的问题非常弱智,小朋友刚入职,看了底稿一脸懵逼也是情有可原。

如果是我,我还是觉得是整个项目的安排没有做好,大家都很辛苦,却没有得到效益最大化。去客户之前应该提前2周给小朋友看去年的底稿并简单coach一下,不然到了客户那里才发现小朋友不会做底稿就算记得上火骂人也不解决实质性问题。

作为一个supervisor,不管是manager还是senior,只要小朋友没有犯原则性的错误,不要轻易骂人,因为一个连自己情绪都控制不住的supervisor一定不会是一个非常好的supervisor;能把一个不会的小朋友教会是水平问题;能心平气和地把自己的不满意让小朋友知道是素养问题。

另外,把小朋友骂哭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表面上看是严师出高徒,或是把上面人的压力释放出来了,实际上这样做可能瞬间毁灭了一个初入职场的新人对审计行业的信心和热情。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虽说人年轻人不能有一个玻璃心,但是从过来人的角度看,还是应该口下留德,手下留情。

04

人生就是不断挖洞给自己跳

新一

做底稿想哭的状态多半是刚入职不知道如何做审计,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工作量无法完成而感到无助。

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客户之后,还是要感谢自己第一个项目时打下的“基础”。那是某年的寒冬,项目上两个人,ic带着我负责7家子公司的年审,经理给了两周下site时间,平均每两天做完一家公司。然而第一天就开始了巨大的埋坑之旅,客户的资料不全很多程序无法执行,等到收集好了之后又要赶着做下一家的审计。

晚上回去通常要面对的是十几个不同科目的底稿,而且好多科目不会做啊…就在最无助的时候,出现了个大神替我分担了一半的底稿。

所以那时候的状态就是每天晚上我自己留下银行存款、三大费用、固定资产、无形资产、营业外收支,把税、所有者权益、应收应付、其他应收应付、借款等科目给大神做(收入和成本我第一个项目没做到都交给ic了)。

第二天早上,打开电脑看到凌晨3点的新邮件:dear新一,你的科目我做好了,有问题的地方我标出来你明天问客户和你们ic,先睡了…

就这样,熬过了第一个项目。所以并没有哭而是很感激。

之后再去其他项目,看一遍分下来的底稿几乎都可以预测实际多久可以完成了…然后“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

ps:大神是一个和我同期入职的小伙伴,然而在校期间已经考完cpa,让我再膜拜一下

05

有问题不要自己瞎琢磨

夫人及老谢

其实培训的时候我一直跟小朋友讲:有问题的时候不要自己蹲在路边瞎琢磨,麻烦多问问同事们好么?

提问有利于消除导致工作压力过大的两个主要因素:(1)资源不足(2)技术不足。

如果及时提问,我猜你的底稿还不至于让经理或者合伙人哭;如果不提问而做错了,我倒真见过经理被合伙人骂哭的案例。

或曰:子女好与坏,在于沟通与关怀。

06

一个项目成功做跑一半项目经理

龙图阁大学士

讲一个自身经历。刚进所不久,有一次跟着项目组去事务所附近做一个IPO项目。这个公司是初次审计,而且有三十几个子公司,从承接项目到年报截止的时间又非常短,为了完成审计,部门内几乎出动了所有的机动人员,浩浩荡荡大概有二十多人。

到了那家公司,合伙人从所里发来贺电。哦不,是发来拟定的审计计划时间是四天。

尽管大家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带队的经理宣布这一消息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 卧槽!什么!这不是真的(⊙…⊙)的表情。

当天几乎从开项目取数导账套分工,就像没加标点一样一气呵成,无缝衔接。

我不知道其他同事看到自己的任务后做何感想,我看到分给我的工作量的一瞬间就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如果照正常进度,这工作量我能做两周( ̄□ ̄;)

对方公司的财务大概也知道时间紧,中午跟晚上没来叫我们去吃饭,都是非常贴心地送来了两打盒饭。。。

前两天所有人马不停蹄的加班加点,都是早上7点多开始做底稿,接近凌晨才回去睡觉。

好吧,说到这里你可能会说,这个作息不就是审计狗的日常吗。

但是,前两天的平淡是在养精蓄锐啊同志们!第三天晚上我们直接

跳过了集合回去睡觉的步骤!一做做到了天亮,中途累了也就桌子上趴一会儿,起来冲杯咖啡提提神接着做底稿。我凌晨三点困得不行,去洗了把冷水脸,过了困点就活过来了。

好吧,凌晨第一缕光照进窗的时候,我知道天亮了,接下来是熬夜后的休整吗?像大学通宵唱歌唱完回寝室睡觉?

事实是,所有人都假装自己睡了一个好觉,然后开始了第二天的日常。

你没看错,我想哭,但是我不哭。因为我身边还有20多个战友还在坚守。好在我的任务也在不眠不休的奋斗中接近了收尾阶段,总算让我看到了曙光。

我在当天中午的盒饭到达前终于完成了最后的测凭,打印资料工作。下午大家陆陆续续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开始收拾整理准备撤退。

此时我松了一口气,困意袭来,人开始有点迷迷糊糊。因为底稿需要及时送回所里交给合伙人复核,七八个底稿箱子得找个人带回去,刚好来的时候从所里开过来一辆车,有个同事自告奋勇,表示自己带了驾照,而且此刻灰常清醒,原意接受这个任务,把一车底稿来回所里。作为新来的(⊙…⊙)我怎能落后,当然也要表示下我来开吧,我就是客气一下,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会轮到我。我现在啥都不想做,只想回宾馆好好睡一觉。

带队经理思考了一下,想了个两全其美的主意(ー̀дー́)让那自告奋勇的同事开,我坐副驾上,到时候还可以替一下。

我当场就想给自己个耳光。这是我长这么大最作死的一次。

好在这儿离所里不远,这一程总算平安无事(是不是真的平安无事我其实不知道,我上车三分钟就睡着了)。

后来开车那同事告诉我,他开到一半也迷糊了,开始神志不清,整个人就像在发飘,他果断把车靠边停好,眯了一会儿眼睛才坚持着继续开到了所里。

我就在所里盖着衣服睡到了后一天中午。

这就是我入职不久的一次血泪史,这个项目成功做跑了部门内一半的项目经理(ㅍ_ㅍ)。

07

有时候哭一场也不见得是坏事

阿七七背包走

以我做哭的经验来说,只有两个情况。

1、时间不够。尤其在繁重的年报期、ipo项目堆在一起的时候,一边清着上个项目的q,一边做这这个项目的底稿,看看工作安排表,下个项目已经安排了。

再遇上没那么合作的企业不怎么聪明的会计不怎么好梳理的问题。又是长时间的工作,精神状况很容易崩溃。

2、不会做。尤其在遇到新科目(新人尤其)底稿,没有合适的前辈带领,如果还是新公司没有去年的底稿参考,真的是两眼一黑摸瞎做。

综上所述,多和前辈经理打好关系,嘴巴甜点叫叫老师请喝个奶茶什么的,不懂多问,态度认真不要浮躁。遇到忙季时候,找到舒压方法,有时候哭一场也不见得是坏事。

你在工作的时候,哪一刻最想哭?

本文转载自我审(ID:wyx374378361)知乎。注册会计师整理发布。

若需引用或转载,请注明以上信息。